当前位置:主页 > 家居
限星令+招商难+住房刚需=家装节目火爆才刚开始
发布时间:2017-07-13 11:37   点击次数:次   

 

自动播放

陈赫“尴尬”游戏房首曝光,晒航母级配置游戏电脑

正在加载...  

腾讯娱乐专稿 文/ 策划/王梅

限星令+招商难+住房刚需=家装节目火爆才刚开始

正在腾讯视频热播的《就匠变新家》,作为一档纯网家装节目,截至发稿前,携手素人业主的第四期节目点击量已过2000万。在此之前,东方卫视的《梦想改造家》、北京卫视的《暖暖的新家》、安徽卫视的《百变吧星居》等早已掀起过一轮家装节目热浪。在2017年下半年,浙江卫视还有一档新节目《漂亮的房子》将播出,节目打出宣传概念,将完全打破以往的家装概念。

从现有的数据来看,除了星素结合的的《就匠变新家》,还有《梦想改造家》和《暖暖的新家》这样纯素人的家装节目,基本上都能保证在各卫视同时段收视率中稳住领先的位置,而以第三季《梦想改造家》为例,其在腾讯视频上集均播放量近千万也颇为亮眼。

这些属于生活方式类的家装节目,看似“老娘舅”,没有新鲜事儿,却往往自带话题属性,《梦想改造家》就曾以“12平米蜗居爆改”、“设计师挑战最低预算”等话题设置被网友广泛讨论,而《暖暖的新家》的制片人韩婧则对“坐在马桶上做饭”引发的探讨记忆犹新。

限星令+招商难+住房刚需=家装节目火爆才刚开始

节目组为四胞胎改造环境

“小而美”的家装节目已经成为各大卫视和视频平台的兵家必争之地。家装节目是否将迎来高潮?本期《疯狂综艺》采访了几档大热家装节目的幕后操盘手,以及模式研发方面的专家,聊一聊家装之热。

Part1家装节目模式:从日本引进+本土化改造 越来越多明星参与

在采访中,乐正传媒研发与咨询总监彭侃告诉腾讯娱乐,目前如火如荼的家装节目,其实大致可分为两类:极致爆改和星素结合。

第一类,以《梦想改造家》和《暖暖的新家》为主打,其模式被认为借鉴了日本的家装节目——《全能住宅改造王》,主要走的是爆改奇葩房型、记录极致故事的路线。虽然有所借鉴,但具有本土特色的房屋和居住关系,让此类节目很容易深入人心,比如弄堂老宅、明代四合院、百年碉堡、水塔房等户型,都非常接地气,从而引发关注。

限星令+招商难+住房刚需=家装节目火爆才刚开始

在《暖暖的新家》往期节目中,我们经常看到的是类似“昏暗老宅变明亮三居”、“十平米陋室逆天变两室一厅”这样的选题。制作人韩靖透露,在制作第五季的过,收到了成千上万的报名资料,从报名者提供的业主信息、房屋资料和实地照片中,很大一部分都不完全符合节目定位,“有很多是普通的公房,它的房屋结构无法改变”,这就影响来改造的可能。

极致爆改目前已经成为国内家装节目比较主流的模式,但另外一节目《生活改造家》却开始反其道行之,避免追求极致房型,选择更具有普遍性的案例。比如在上海工作的外地女青年,四个大学毕业生合租等,该节目的制片人田恬告诉腾讯娱乐,他们的理念是“改变也可以带给普通人”:在他们(节目中的业主)的改变中可以照见自我的。这些主人公就是我们的你我他。

据彭侃介绍,除了整体爆改,国内还有一种模式也已经出现,即《百变吧星居》,“脱胎于韩国的一个节目(《旧家新家》),把明星的家搬到现场,然后去升级改造。” 将明星元素加入家装环节,彭侃认为这个模式满足了观众的好奇心,“包括夫妻关系,明星家里的装修风格、品味等等。”

而纯网综艺《就匠变新家》则在此基础上又进行了升级,设计师的改造对象不是明星,而是和明星有着相同困扰的素人业主。节目制片人姚喆提到了第二期节目,“对装修的厨房有抱怨,觉得厨房又小又暗且压抑,还吐槽因抽油烟机太低,做饭时一不小心就能烫个头,而素人业想要装修的恰恰就是一个开放式的厨房。”在《就匠变新家》节目中,寻找明星的诉求还是以家装经历为标准,希望“明星跟业主之间是有勾连的”。

限星令+招商难+住房刚需=家装节目火爆才刚开始

除了加入了明星元素吸引眼球,《百变吧星居》和《就匠变新家》还改变了“整体爆改”的主流思路,将局部改造的概念带入了家装节目。姚喆回忆,《就匠变新家》总共收到了5000余份业主报名,其中大部分不希望整体改造,反而看中局部改造的优势。而这类节目打开了业主们另一扇家装概念的大门。

Part2 购房热带动家装节目热?广告费好赚才是硬道理

体量小、更垂直利于招商,催生广告定制

目前,国内的家装节目类型不断壮大、细化,人人都想分食这块蛋糕,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——家装节目的广告招商常常不用愁。最初,《梦想改造家》就是由立邦定制产生,并且一冠名就是三季,第三季《梦想改造家》的冠名已经达到4千万。

《就匠变新家》也是由《梦想改造家》的同一厂商冠名,节目的诞生也来自于广告主的定制,“因为投了《梦改》以后,我们大家有一个想法:要做一档跟《梦改》不一样的家装类节目,占领另外的市场。”

略有不同的是,《就匠变新家》启用了明星,光靠一个冠名,并不足以覆盖掉整个成本。姚喆坦言:“现在大家都知道明星的成本非常高,家装节目本身的成本不那么高,但是贵的是明星。”节目2/3的成本都用在了明星身上。

但《就匠变新家》的开始也经历了小波折。作为一档初创的节目,招商时并没有模板和样本可以提供给赞助商参考,节目组不得不硬着头皮先做了几期节目。不过,家装节目的优势依然明显,几期节目后,广告主们纷纷找上门来。据悉,此后包括第二季的广告合作对象可能还会包括厨房、床上用品、净水系统等家装材料。

而家装节目的广告商对于植入的需求也相对不那么生硬,姚喆解释,“可能在最后装修的时候,有用到粉刷墙的当然会有一个露出。”节目《就匠变新家》中,大半以对话为主,“主持人的口播会有一些露出,但(和其他节目)比较(起来)没有那么生硬。主持人聊到这部分的时候,想到了就会有一个花式口播,并不是我们(提前)写好的,而是聊天话题当中自然而然带出来。”

《暖暖的新家》的制作人韩靖也告诉腾讯娱乐,家装节目与其他电视节目不同,与广告客户的接触非常密切,“我们经常见面一起开会讨论”,而第一季《暖暖的新家》时,和某互联网装修平台合作,其主打的一站式装修管家服务在节目中有了很好的体现,“包括我们在节目中也使用了监理”。

除了招商相对容易,彭侃还补充家装节目的另一优势:“家装类的节目体量比较小,可能也就不会触碰政策的红线。”即不会因为劣迹艺人或触犯广电总局的条例而被下架。再加上从目前市面上播出的家装节目来看,几乎没有什么失败案例,“它属于现在大家要追求的、垂直的、小而美的一类综艺节目。”

住房刚需带动装修产业布局 电视节目成红利获得者之一

与此同时,这些幕后操盘手都提到了家装节目越来越热的另一个原因:现在有一个大环境,买房刚需还是有。然而在日渐高企的房价面前,很多年轻人受到种种条件的制约,只能购买小户型,他们想要改善自己的居住环境,《生活改造家》的导演杰不无庆幸,“这样一个需求只要存在,对于电视节目来说,算是一个不错的一个切入点。”

《就匠变新家》在腾讯视频的用户画像显示,其主要收看人群集中在18-24岁,也就是1993-98年生人,占据了总人数的42.5%,90后的年轻人似乎已经完美杀入家装市场。

限星令+招商难+住房刚需=家装节目火爆才刚开始

《就匠变新家》的导演田维峰也是一名90后,他自己也和这些观众一样有家装的困扰:“像我们这种跟爸爸妈妈住的孩子其实都是家里爸爸妈妈装修的,我们一直都在长大,肯定不符合我们现在的生活需求和生活习惯,所以要去改变它。”

“房子一直有人买,当然一直有人关注装修这个事情。”问起家装节目缘何走红,田维峰这样总结大环境因素。而据2016年发布的《中国家装行业发展状况报告》显示,国内45家主要家装公司,还不含“互联网家装公司”,2016年的总产值约为303.7亿元人民币,家装行业如此发达,无怪乎家装节目也被发掘,成为家装产业中的一环。

一位经常收看家装节目的观众小A就表示,作为刚需业主,家装节目的确解决了其装修的痛点:“我结婚买新房是刚需,但在北京,现在的情况只买得起小户型,所以特别感兴趣小户型的改造,包括和我一样的40几平米建面的开间,有几例被改造过,榻榻米的灵感就来自于节目。”虽然已经装修完毕,但小A仍然时刻关注着家装节目,因为还是可以发现很多新科技,比如感应式雾化玻璃,比如干湿分离的方式,比如隔断的选材,“虽然现在已经来不及了,但是为以后再装修还是可以做准备的。另外如果哪天觉得这套小户型的装修遗留痛点实在难以忍受,还可以从这些灵感出发,局部改造下。”

Part3 家装节目未来在哪?国外模式还是可以多学习

尽管国内的家装节目正在遍地开花,但不少业内人士仍然认为,目前市面上的家装节目数量还远未达到饱和。彭侃就透露,在国外,生活方式类节目要占所有电视节目总量的2/3,其中,家装又是生活方式类节目中相当重要的一块。

现在,的确也有一些全新的家装节目模式正在制作或者被研发,比如,浙江卫视预计10月上马的《漂亮的房子》,不再以住宅为改造对象,而是由带领一支由6位明星组成的“明星建筑师天团”,成团后空投至浙江、安徽、福建、河北4省的古镇完成4个房屋的爆改任务。期间6位明星嘉宾将体验合宿生活,洗衣做饭、驴车出行,甚至搬砖……将装修和旅游结合起来,又是一种全新的模式。除此之外,姚喆还透露了一档可能成型的节目——《全能宅急变》,这档家装节目不再是业主挑选设计师,还是设计师挑选业主。一波新模式新节目正在路上。

限星令+招商难+住房刚需=家装节目火爆才刚开始

彭侃也提到,目前家装节目还没有太多竞技挑战类的模式。他认为,更多的剧情化可能会是将来家装节目的趋势之一。比如,韩国有一档节目叫做《任性的老公》,寻找女强男弱的家庭,劝说男主人在妻子不知情的情况下改造房屋,最后观察妻子的反应。此类节目也是国内家装节目未来可以借鉴和参考的模式。

结语:

近两年,电视行业的环境瞬息万变,从限娱令、限韩令,到现在传言中的限星令政策步步紧缩,这种情形之下,更为垂直,更为小众的综艺节目似乎有了更多的生存空间,年初一波文化节目逐渐兴起,《中国诗词大会》,《见词如面》和《朗读者》叫好叫座,正是政策下达之后的一波受益者。2017年,家装节目也似乎有百花齐放的势头,这会是下一个风口吗?

http://www.caogenz.com/NXUOv/